TBTE Ref. 1TEAR.G01A.C113A

体现英国制表传统,亚诺表推出TBTE陀飞轮腕表,配备手工完成的A&S8503机芯和跳秒复杂功能。这枚典型的皇家系列腕表结合经典的造型和领先的技术。

陀飞轮机芯是世界上其中最优雅的复杂制表工艺,在亚诺表的历史中担当了重要的角色。约翰‧亚诺是一位出色的制表工匠,他积极参与创新钟表制造术领域里最非凡的合作。确实地他和宝玑先生曾经紧密合作,他们共同分享对钟表的知识和热情。能够见证他们伙伴关系的凭证是宝玑有史以来第一枚的陀飞轮是安装在约翰‧亚诺的11号机芯,这枚腕表可以在今天的位于伦敦的大英博物馆看到。

TBTE不仅配备陀飞轮功能,更设有跳秒机制。跳秒是亚诺表传统的复杂功能,被视为航海所需要的精密计时。有别于传统的机械手表,跳秒机芯须要计量整秒的时间,而不是依赖于平衡频率的分数。这枚腕表是为了向约翰‧亚诺和他的儿子所制作的腕表致敬,他们开发的海洋计时器是首枚可以合理的价格大量生产。这些技术优势及广泛被采用的计时器反映了亚诺表对追求卓越精度的承诺,亦解决了确定海上经度的问题。

秉承这份传统,亚诺表(Arnold & Son) 的制表大师热衷于创造复杂机芯的精美腕表。TBTE腕表就是其中的典范,一枚真正创新、技术性和建构性的成就。表盘上的中置指针完全展示出跳秒机制,而机制本身却是位于机芯的背面以展现其美观。因此,陀飞轮置于表盘面,令机芯在每一面都有令人佩服的复杂功能观赏。使跳秒复杂功能更赏心悦目的是犹如一个凯尔特人战斧的跳秒桥和像船锚的杠杆,设计是向亚诺表的航海成就致敬。

从美学角度出发,使亚诺表全新的TBTE陀飞轮与众不同的特征正是其非凡的英式设计;包括机芯的主枢转元件是安装在其桥梁上、经典镂空的三角形陀飞轮、动力桥板。多层次的桥梁和开放式的主机板,营造出令人难以置信的深度和立体效果,打这出如今的现代感外观。独特的亚诺表设计元素还有三幅设计的齿轮,可以在陀飞轮的笼框和开放式的主机板看到。主板的装饰与一枚亚诺表古董怀表的表壳是一样的,在发条匣和陀飞轮笼框的主板是镂空的,因此可透过机芯看通腕表。

与现今更传统的陀飞轮相比,TBTE型号可以说是"颠覆"的,就是说大多数视觉上有趣的技术要素和功能都可以在表盘的一面看见;而其他陀飞轮腕表只会隐藏在机芯的背面。其他经典的英国技术特式甚至能获得要求最严谨的手表鉴赏家垂青,例如说需要克服多项技术挑战才能成就的对称机芯布局,因此,弹簧锁定装置和陀飞轮的笼框也辰沿手表的纵轴线置放;细心观察齿轮系,可发现一个传统的构造,是使用贝狼齿的轮以提高动力传输效率,以及令腕表更优雅。

每一枚经细緻装饰的腕表均包括手工雕刻工艺,机芯由亚诺表的制表大师手工抛光边缘和倒角桥梁,从而为陀飞轮机芯加入更辉煌和具气质的装饰元素。

这枚独特的腕表将限量生产28枚,44毫米和18K红金表壳。

 

 

 

 

 

 

浏览更多

TBTE Ref. 1TEAR.G01A.C113A
18K红金表壳
限量28枚

功能

时、分,跳秒,陀飞轮

机芯

A&S8503
亚诺表专属陀飞轮机芯,手动上链,26颗宝石,直径32.6毫米,厚度6.98毫米,动力储存80小时, 21,600振动/小时
机芯装饰:镍银机芯,铑处理桥梁和经NAC灰色处理的主机板及高级钟表制表工艺加工:手工倒角桥梁边缘抛光,A&S特定的主机板图案雕刻,手工倒角边缘圆形缎面抛光轮,螺纹的黄金钻,镜面抛光陀飞轮笼框及桥板,斜面和镜面抛光头的螺钉。

机芯缩放

表壳

18K红金,直径44毫米,弧形双面防反射涂层蓝宝石水晶,透明蓝宝石表壳底盖,防水30米

机芯明细

表盘

开放式黑色表盘

表带

手工缝制的黑色或棕色鳄鱼皮

耐水性

30米

To view this site,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and the latest Adobe Flash Player installed.

Get Adobe Flash player

© 2019 Arnold & 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