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年度腕表大奖(The Middle East Watch of the Year Awards) 与大复杂表沙龙展览 (Salon des Grandes Complications)   ,同样是由 《阿拉伯钟表及珠宝》 杂志发起和策划的开创性意念。

其颁奖典礼於11月10日在迪拜国际金融中心丽思卡尔顿酒店举行。超过400位备受瞩目的显赫宾客出席了是次活动。

阿诺表荣幸宣布DTE成为了「最佳多时区腕表」项目的优胜者。这一款精致的双陀飞轮擒纵系统双两地时间腕表可谓机械技术与优雅美学相结合的奇迹。

阿诺表以其创新科技及惊人的高超技艺驰名,不断将优秀的制表水平带往全新高度。以DTE为例,它属於品牌里让人梦寐以求的Instrument系列,其特色的自家生产机芯以约翰·阿诺德後半生制造的时计为灵感,当时他与儿子约翰·罗杰一同献身於追求绝对精确的使命里。

阿诺表往往被视为现代航海计时之父。正因为其时计在机械方面的优越性,阿诺表研发及生产的天文时计解决了在海中央找寻经度这个18世纪大难题(而且,使它成为了皇家海军的官方供应商)。阿诺德无疑是历史上最伟大的制表师之一,他甚至与阿伯拉罕·路易·宝矶分享其知识与激情。现藏於伦敦大英博物馆,装置了宝矶第一个陀飞轮框架(第169号)的约翰·阿诺德的第11号机芯,便是他们夥伴关系的重要证据。

DTE是一枚对称性的杰作,平衡而立体的美态结合了技术上的远见和终极表现的准确性。这枚表由全新的手动上链A&S8513型机械机芯推动,将拥有一个世纪历史传统的双机芯以21世纪的风格重现人间。它拥有两个独立的时区显示,有赖其专属的调校机制,每一个时区都可以个别调校,而且拥有各自的传动系统和陀飞轮擒纵机构。

除了双陀飞轮擒纵机构和双表盘/双时区显示,这枚表拥有极高的效能,不只能提供本地时区的时分显示,也能提供可独立调校的第二时区时分显示--因此即使身处与格林威治标准时间相差15分钟或半小时的时区里,用家仍能够获知准确的时间。腕表的双发条鼓也提供到极佳的90小时能量储备。

这枚表具有典型的阿诺表的风格,造工极之细致,并拥有最顶尖的高级制表打磨。腕表的表盘一面充满对称性和深度。它拥有两个白色的拱形涂漆表盘--一个在12时位,一个在6时位--作双时区显示。多得它们那迷人的升高的18K红金搭桥,两个陀飞轮擒纵机构恍似悬浮在表盘之上,和谐且平衡地置於3时和9时方位。两个涂漆表盘和两个陀飞轮擒纵机构的背景,是一个经华丽装饰丶具有垂直日内瓦条纹的基板。两个表冠--分别用作调校本地和原居地时间--位於2时和8时方位,其中2时位表冠用以为两个主发条鼓上链。

43.5毫米的DTE以18K红金制造,白色表盘(一个具有罗马数字时标,另一个为阿拉伯数字时标)带上蓝化时针和分针,表背设有蓝宝石水晶表镜,可以鉴赏到其装饰华丽的镍银机芯。总括而言,这枚结合了传统和想像丶科技和优雅的杰作,巩固了阿诺表高超的制表技术,并将其造诣提升至全新的高度。





© 2019 Arnold & Son